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香港免费资料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督城隍庙

http://aussiepcshop.com/fdq/237.html

第一百三十三章 督城隍庙

时间:2019-09-16 12:5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笔趣阁鬼隐通幽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 督城隍庙

  第一百三十三章 督城隍庙

  九旄大纛保举阅读:沧元图猛卒一剑斩破九重天极道天魔三寸人世元尊伏天氏天道藏书楼武炼巅峰圣武星辰点道为止常人修仙之仙界篇大宋明月

  三良上前绕着厉兰裳转了两圈,惊讶道:“啊呀小姑娘,你从何而来呀?”

  厉兰裳盈盈道了个万福:“回三良将军的话,小女子来自风翎姑娘的闺房。”

  三良呵呵直乐:“兰裳,你看起来只要十六岁。这身衣服好啊,回鬼界的时候,干脆让风翎送你好了。”

  风翎白了三良一眼:“去去,还用得着你送空口情面?”说完,她笑着对厉兰裳说道:“这身衣服是我上高二时穿的,此刻穿稍微有点小了,可也不断没舍得扔,你刚比如我矮了一点,穿戴正合适,就是有些旧了,今天你先凑合着穿,等找着肋条后我带你去逛街,帮你好好挑选几件时髦的衣服,你回鬼界后说不定能惹起一股潮水风呢!”

  厉兰裳心里欢快,谢了风翎,目光移到顾贲身上,忍俊不由地说道:“顾伯伯,你也变了味道了。嗯,看上去不错。”

  顾贲哈哈一笑:“入乡随俗,入乡随俗!”

  三良看了看大钟,曾经七点了,他收住笑:“天曾经暗下来了,我们出发吧。”

  风学忠开着奔跑向长平区的城隍庙开去,让顾贲坐到了副驾驶位置,其余三人坐了后座,三良和厉兰裳一边一个紧挨风翎而坐。厉兰裳和顾贲对汽车这项发现拍案叫绝,也对路上的各色车辆,摩托,高楼大厦和多如繁星的万家灯火惊讶不已。

  风家距城隍庙总共就二十多里路,曾经过了下班高峰期,没用半个小时,车曾经停在了庙外不远处的泊车场。五人下了车,风学忠带着世人来到山门前的高峻牌坊下说道:“这就是东平的督城隍庙了,东平是省会,此庙中供的齐古甲元帅大要相当于鬼界派来掌管阳间的省城之主。走,我们进去。”

  除了风学忠和风翎,三良第一次来城隍庙,厉兰裳和顾贲更是没有见过。他们一路走一路看,穿过牌坊,山门远在三四十米之外,庙外两侧的偏房满是店肆,有的曾经打烊,有的还在继续停业,仍有陆连续续的香客信徒从山门前出来到这些未打烊的店肆中买点零食饮料。来到山门前,摆布两尊威武的铁狮居高临下,耀武扬威的瞪视着他们。迈过山门高峻的门槛,面前豁然开畅,反面一座文昌阁飞檐斗拱,侧旁两溜偏殿里供着各个主管文事的各司长官。越过文昌阁进入二门再往后走,是一座高峻的乐舞楼,乐舞楼后是一座小小的一步拱桥,越过拱桥,一座雕梁画栋的木质牌楼又矗立在面前,牌楼正中“有求必应坊”五个烫金大字被两旁两条雕花双龙护拥着,大字上方的坊檐上有精彩彩绘和一些阴阳八卦的图案。从牌楼粗壮的红漆大柱下走过,一个长方形四足铜鼎大香炉横在面前,香炉中青烟袅袅,冲天而上。绕过香炉再往前走,脚下清一色的大青石铺地,十多米外就是赫赫城隍庙正殿,从外部看,大殿面阔八间,进深不得而知。走到殿外台阶下仰视,模糊能看见殿内一尊金身大神昂然矗立,在他四周,蜂拥着好几尊此外神像。凡此各种,带给世人一种**肃穆之感。

  世人正在四周观瞧,一个中年道人手握笤帚从正殿走了出来,站在台阶顶端对他们平平地说道:“列位施主,山门晚上八点封闭,还有不到十分钟时间,请列位改天再来。”

  风学忠看看手表,确实,离八点只差五六分钟了。他向前走了一步,对中年道士轻轻一笑:“道长,我们慕名远道而来,确实有些晚了,我们只想敬城隍爷一炷香便走,趁便布施点许愿钱,请道长行个便利。”

  中年道人想了想,盯着几人看了几眼,问道:“你们带供香了么?”

  风学忠道:“来得慌忙,外面店肆曾经关了,没有带。”

  中年道人说声稍等,把手中笤帚立在门边,回身进了正殿,很快就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供香走了出来。他几步来到台阶下对他们说道:“没有更短小的了,高香五百一柱,施次要么?”

  风学忠浅笑着从钱夹里数了一千递给了道人:“感激道长!喏,这是香钱,另五百请道长帮我布施到庙里,道长好事无量!”

  中年道人面无脸色地接过钱,把香递给风学忠,看了他一眼道:“谢施主布施!贫道先去扫除偏殿,把几个偏殿扫除完大要需要半个小时,到时候贫道就要去关山门了。这半小时里诸位施主自便,但万万不要乱走,正殿之后是师长和师兄弟们的卧室及研习道法的处所,免得被他们发觉将你们赶出去。”说完,腾腾几步跨上台阶,拿着笤帚去了偏殿。

  三良低声问道:“风伯伯,高价买高香倒也说得过去,你说这道士把布施的钱是本人吞了仍是真会布施到庙里?”

  风翎嘲弄道:“这还用问?你是道士你也一样!”

  风学忠浅笑道:“不晓得,也不想晓得。走,时间紧迫,我们进殿!”

  几人上了台阶,进入正殿,殿内光线暗淡,全凭顶梁两盏瓦数不高的白炽灯照亮,除了督城隍的高峻神像外,还有十个略矮的神像分立在督城隍两侧和下首:文武判官各站在督城隍的两侧,下首两侧从内到外站立着范、谢将军,牛、马将军,枷锁二将以及日、夜游神。除了督城隍的雕像威武英挺外,其余判官将军都是凸面獠牙,凶狠非常,在殿内微弱的昏黄灯光下显得非分特别瘆人。

  风学忠晓得督城隍是忠义豪杰,心中对他极为崇拜,便向三良要了打火机,自顾自走到供桌前,点燃高香,插在神像下供桌上的大香炉里。高香供上之后,他退后几步站在离跪垫一脚远近的处所,神采寂然地默默敬仰了神像,双手交互掐子午抱太极,举到鼻尖齐高,然后收回至肚脐处,抓紧两手,左手连结不动,右手朝前,身子下蹲,用膝盖悄悄顶到跪垫的边缘,将右手按在跪垫上,手掌伸直,指尖指向左前方,又把左手按压在右手上,左手指尖对着右前方,然后俯身,用额头在左手背上悄悄一点,略一搁浅,挺了挺腰,将左手收回腹前,站起来的同时又将右手放在左手中,抱太极举至鼻尖,对神像施了一礼。

  做完拜神的动作,他在供桌前默默祈祷:“时间无限,请城隍爷恕我仅此一拜!今有鬼界楚江王三公主偕同楚江郡司狱长前来拜会,请城隍爷现身一见。”

  厉兰裳和顾贲对视一眼,一齐举步走到供桌前,厉兰裳从牛仔衣口袋中掏出王佩,大声说道:“楚江**物在此,请城隍现身一见!”

  厉兰裳话音刚落,殿内神像后的纱帐便无风而动,像水面波纹一般悄悄颤动起来,接着,风势渐大,倏忽间,整个大殿从四面八方都涌来阵阵阴风,吹得供桌上香炉里高香的青烟摆布乱晃,香炉里的香灰也跟着阴风飘散开来,世人面前一片昏黄,怕飞灰入眼,除了顾贲,几人都闭上了眼睛。

  顾贲嘲笑一声:“城隍爷现身好大的步地!”他俄然运起灵力,周身分发出一股劲风,把飘荡在几人四周的香灰全都激荡开去。

  三良他们还没睁开眼睛,便听一个浑朴的声音说道:“本督来迟,望三公主、司狱长恕罪!”

  城隍虽是老苍生自觉供养的神,但官籍仍在鬼界,没有鬼界十大王首肯,纵是苍生推崇也做不得城隍。城隍也分官阶大小,一省中以督城隍最大,统辖着全省的大小城隍,拿古代官阶来对照,督城隍就是封疆总督,一省官员的魁首。顾贲是鬼界一郡的司狱长,从地位上来说,跟秦汉时的一国总司寇或明清期间的刑部尚书一样,只因鬼界有十郡,顾贲只是十个司狱长之一。从官阶上说,顾贲跟督城隍一般无二,因职司分歧,非要比个谁官大,却也很难。可从性质上来说,两人就有了差距:督城隍是外派大员,属鬼界管制,却不属于任何一个郡,但任何一个郡的王爷都能够管他们;而顾贲倒是鬼界十个“朝廷”中的煌煌大员,鬼界虽是十王分而治之,可十王二心,获咎了任何一个王爷的亲爱大员都不是功德。惟其如斯,在任何时候,督城隍还得让这些大员挣足了体面。

  顾贲没有搭腔,轻声问厉兰裳:“三公主,眼睛进灰了?”

  厉兰裳睁开眼,抬手在空中扇了两下,笑道:“没有,嗬呦,我的眼睛没事,刚借的行头却是脏污了。督城隍,赏点香火钱给我购置身衣服吧。”

  这时,三良,风学忠,风翎也都睁开了眼,只见大殿中每一个神像之前都站着一个手持各色刀兵的鬼神,都是古装人类的形态,比那些泥胎神像要都雅多了。供桌的正上方站立着一个器宇轩昂的四十明年将军,他的摆布别离站着一个文士和一个武将。那将军细眼粗眉,挺鼻梁黑脸膛,唇上一字胡,下颌两鬓三缕灰白长髯,头顶金盔,盔顶一尺长的红缨威风飒飒,身上盔甲金黄锃亮,腰悬宝剑,手按剑柄,比一身现代打扮的顾贲不知要威风了几多倍。此人恰是督城隍齐古甲真身。

  《鬼隐通幽记》情节跌荡放诞崎岖、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会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鬼隐通幽记最新章节。